本篇文章2257字,读完约6分钟

摘要: “网络红色经济”刚刚起步,它能走多远,不仅取决于它自身的发展逻辑,还取决于它在整个社会精神文化领域的角色定位。

网络红色经济刚刚起步,它能走多远,不仅取决于自身的发展逻辑,还取决于它在整个社会精神文化领域的角色定位。总之,我们需要采取一种更加开放的态度,接受互联网上出现的所有能够促进社会文明和进步的新兴产业;同时,要正确引导和规范一些处于道德和法律边缘的行业。只有正确定位,科学规范,才能保证网络红色经济有序、健康、可持续发展

“网络红色经济”:靠“低运动量”吃饭不远

从备受争议的网红妹妹芙蓉,文学网红流氓蔡,视频网红后花园男孩,到红颜网红,宠物网红记忆专用背心,动漫网红老第一,网红再也不能称之为新生事物。然而,随着交通实现和资本引进的实现,基于网络红色的网络红色经济兴起,点燃了公众的视觉。Papi酱是最典型的一种。她从2015年10月开始上传原创短片。截至今年3月20日,她的节目总播出量达到2.9亿次,微博粉丝超过760万,粉丝总数超过1181万。不久前,她吸引了1200万元的投资,价值1.2亿元,为网络红色产业开辟了一条全新的商业化道路。庞大的粉丝、浓厚的时代感、资本认可的商业流动性、不断扩张的产业链“网络红色经济”已经成为一个值得思考的社会现象。

“网络红色经济”:靠“低运动量”吃饭不远

注意力创造新的经济增长点

恐怕网络红色经济的兴起有几个原因。首先,以90后为代表的年轻一代提供了受众基础。根据百度90后生活方式调查报告,90后约有1亿人,他们是移动互联网原住民,也是在线社交平台最重要的用户。他们最喜欢的是在网上表扬、分享、评论和吐痰。他们最认同的是流行的价值观,如居住、逗留、戏弄和高度冷漠。他们热衷于弹幕、美容和表情包。网络红色经济极大地迎合了他们崇尚个性的心态。第二,在线视频社交媒体的兴起提供了一个支撑平台。2007年,国外视频网站YouTube推出了一项视频广告分享计划,将55%的收入用于视频内容创作,导致大量网络红人。随着在线视频社交媒体在中国的日益崛起,只要你有个性,敢于站出来直接面对用户,你就能吸引惊人的粉丝流量。第三,随着生活节奏的加快和消费时间的分散,越来越多的客户流量开始通过社交媒体导入,越来越多的支付交易可以通过移动社交电子商务完成。传统电子商务平台的搜索推送功能被大大削弱,而买家连接粉丝的精准营销模式日益繁荣。

“网络红色经济”:靠“低运动量”吃饭不远

净红色经济兴起的根本原因是注意力作为一种稀缺资源,创造了新的经济增长点。当代是信息爆炸的时代,信息的过剩相应地带来关注的匮乏。成功的网络红人往往以其独特的个性脱颖而出,并得到越来越多的持续关注。这些注意力是今天最宝贵的资源。网络红色经济以其低成本、快速更新、贴近基层的优势,自然会站在时代的尖端。

“网络红色经济”:靠“低运动量”吃饭不远

交通的实现不能偏离市场理性

眼球是爆发点,但钱包是投资者的最终目标。电子商务、广告、奖励、付费服务和线下活动是实现网络红人流行的最常见方式。虽然有各种方法来实现这一流程,但如何实践以及能否持续下去仍值得探讨。

“网络红色经济”:靠“低运动量”吃饭不远

首先,网络红色经济需要提高营销的针对性。不同的受众必须对应不同的业务发展路径。网络红色经济本身就是一种崇尚个性的商业模式。因此,在选择实现模式时,有必要结合自身的优势和受众的需求来寻找最合适的路径。其次,网络红色经济需要将注意力转化为影响力。最重要的指标是注意力的积极影响。这种影响包括五个要素:规模、时间、内容、方向和效果,注意力只代表规模要素,它只决定影响的范围和界限。网络红人也需要在时间、内容、方向和效果上努力。第三,网络红色经济需要从个体经营转向企业经营。对于一系列的商业运作过程,网络红人本身并不像经纪公司那样经验丰富,它类似于摄影、编辑、销售和客户服务,也需要专业团队来完成。合作不仅可以大大提高网络红色经济的专业水平和运营效率,还可以使网络红色专注于其核心竞争力。

“网络红色经济”:靠“低运动量”吃饭不远

值得指出的是,网络红毕竟只是一种营销工具,需要高质量的产品和服务,需要成熟的产业链作为支撑。在过去的几年里,在第一轮融资中有无数成功的企业,但是空 shell很快破产并不罕见。归根结底,网络红色经济不能背离市场理性,没有实体经济就不能发展,否则只能是昙花一现。

“网络红色经济”:靠“低运动量”吃饭不远

正确的定位是可持续发展的保证

网络红色经济刚刚起步,它能走多远,不仅取决于自身的发展逻辑,还取决于它在整个社会精神文化领域的角色定位。根据《中国青年报》的一项调查,79.9%的受访者认为网络红人是为著名的年轻人服务的,43.8%的受访者认为网络红人是一个通过整容和撒谎来包装自己的骗子,40.5%的受访者认为网络红人是一个淘宝卖家,从事粉丝营销并销售劣质产品。这种调查结果可能有偏见,但它们确实反映了公众对网络红色经济存在的不良印象。从网络红本身的角度来看,作为一个内容制造商,能够持续提供高质量的内容是其寿命长短的关键。如果“网络红人”的内容长期脱离主流价值观,用低层次的练习来吸引粉丝,就很难形成长期的影响力;从政府相关部门的角度来看,不良网络红色经济威胁着健康的经济生态和社会秩序,腐蚀着青少年的心理,助长了浮躁作风。迫切需要建立相应的监管机制,对产业链进行及时的道德校准和净化。

“网络红色经济”:靠“低运动量”吃饭不远

总之,我们需要采取更加开放的态度,接受互联网带来的所有能够促进社会文明和进步的新兴产业;同时,要正确引导和规范一些徘徊在道德和法律边缘的行业。只有正确定位,科学规范,才能保证网络红色经济有序、健康、可持续发展。

“网络红色经济”:靠“低运动量”吃饭不远

(边肖是上海社会科学院部门经济研究所的助理研究员和上海陈光学者)

免责声明:本网站的一些文章是从互联网上转载的。如果涉及到第三方的合法权利,请通知本网站进行处理。

来源:央视在线直播

标题:“网络红色经济”:靠“低运动量”吃饭不远

地址:http://www.ynszhpbzjk.net/ysty/9490.html